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垃圾,

                             只有放錯了地方的資源。

                 

                貴陽的廢舊鉛酸電池都去哪兒了?(三) ——全民參與,共同保護我們的黔山秀水

                網站首頁    行業資訊動態    貴陽的廢舊鉛酸電池都去哪兒了?(三) ——全民參與,共同保護我們的黔山秀水

                  編者按:廢舊鉛酸電池是生活中常見的“動力源”,但也是隱藏在我們身邊的“污染源”,如果隨意丟棄,將造成極難修復的污染,為此,國家鼓勵對其進行回收利用。這本應是一項“陽光燦爛”的事業,卻因為黑市黑戶、黑貯存、黑運輸、黑拆解的泛濫,而演變成了一件躲藏在陰影里的事情。本網記者對此展開了一系列調查,并將刊發連續報道——《貴陽市的廢舊鉛酸電池都去哪兒了?》希望能夠引起社會各界高度重視。

                  多彩貴州網訊(本網記者 倪淑琴 羅近人)藏匿于市區內的危險廢物倉庫是為內憂,散布于荒郊外的非法處置黑作坊是為外患,如今的貴陽市,在廢舊鉛酸電池的處理方面,真可以說得上是“內憂外患”并具,或許當下的情況還不算嚴峻,但也是隱疾在身,若不及時處理,遲早爆發大患。

                  環境保護不是某一個人、某一個部門的責任。鉛酸電池是全民使用,自然也該是全民治理。只有每個人都自覺行動起來,不隨意丟棄、出售廢舊鉛酸電池,才能最大程度避免污染,守住我們共同的黔山秀水。

                 

                  貴陽市生態環境局修文分局:

                  查獲全縣首個非法處置廢舊鉛酸電池黑作坊

                  記者從貴陽市生態環境局修文分局了解到,今年5月,該局查獲了修文縣首個非法處置廢舊鉛酸電池黑作坊,目前已經完成前期證據的摸排和固定,正由公安機關作進一步調查。

                  廢舊鉛酸電池的非法回收處置一直是環保嚴抓的一個環節。今年6月,國務院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草案)》,加重了處罰力度,多項違法行為的罰款提升至100萬元,一些以往沒有具體罰則的行為,也加上了相應的罰則,為非法收集、處置廢舊鉛酸電池的行為敲響了警鐘。

                  可即便如此,還是有人鋌而走險。

                  是什么讓非法回收處置廢舊鉛酸電池的人如此膽大,無懼法律的嚴懲,無視污染的危害,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要“開工”?又是什么讓他們在與正規企業的競爭中“脫穎而出”,讓人們愿意不問緣由地將廢舊鉛酸電池賣給他們?

                  答案很簡單,利益。

                  目前廢舊鉛蓄電池回收價格約為9000元/噸,冶煉出售的鉛錠價格超過18000元/噸,在這樣的利益面前,他們膽敢踐踏一切法律。

                非法回收的廢舊鉛酸電池亂堆亂放

                  正規企業需要在技術設備、環境保護等方面付出大量成本,而黑作坊既不用交稅,更沒有工商注冊、環保手續,幾乎零成本,從而可以通過提高收購價格,搶購廢舊鉛酸電池“貨源”,讓正規再生企業“缺糧”甚至“斷糧”。

                  長此以往,廢舊鉛酸電池回收領域勢必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局面。要想避免這樣的情況出現,徹底根絕黑作坊,確保廢舊鉛酸電池都得到正確處理,唯有相關部門進一步加大監管、打擊力度,督促廢舊鉛酸電池回收行業規范發展。

                  廢舊鉛酸電池回收處置面臨“四大難題”

                  據了解,廢舊鉛酸電池的回收處置也是貴陽市生態環境局近年關注的重點工作之一,構建了圍繞“三車”(超標電動車、電動自行車和摩托車)而開展的廢舊鉛酸電池整治工作格局,從宣傳教育、安全處置、監察執法等方面開展了多項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

                  但就記者暗訪調查所了解到的情況來看,貴陽市的廢舊鉛酸電池回收處置仍然面臨“四大難題”。

                  非法回收——這是非法回收處置廢舊鉛酸電池產業鏈的源頭,非法回收者們以高價擾亂正規回收市場,導致正規企業“缺糧”甚至“斷糧”。當正規企業連回收都無法做到,廢舊鉛酸電池又怎么能得到安全、合規的處理呢?

                  非法貯存——非法回收者為了方便,也為了隱藏自己,不顧廢舊鉛酸電池屬于危險廢物、可能自燃甚至爆炸的危險,直接將貯存倉庫設在鬧市區,不啻于是在市民身邊埋了一個個“定時炸彈”。

                非法回收者使用無任何安全措施的車輛運輸廢舊鉛酸電池

                 

                  非法運輸——非法回收者通常使用小貨車、面包車等中小型車輛對廢舊鉛酸電池進行轉運,而這些車輛既沒有做過防腐防滲處理,更沒有配備耐酸存儲容器,一旦在公路上發生電池廢液泄漏,不僅會造成污染,更可能腐蝕路面、車胎,給交通安全埋下隱患。

                  非法拆解——不做環保、沒有設備的黑作坊,用斧子或砍刀對廢舊鉛酸電池電池進行暴力拆解,砸破電池外殼,將廢液直接倒進溝渠,含有重金屬以及酸、堿等電解質溶液的電池廢液不經任何處理就直接滲進土壤,流入溪河。

                  加強協作,精準打擊,共同保護我們的黔山秀水

                  廢舊鉛酸電池帶來的環境污染不但后果嚴重,更難以修復,謹慎處理每個廢舊鉛酸電池刻不容緩。為此,針對廢舊鉛酸電池回收處置所面臨的問題,記者建議:

                  加強部門協作,嚴打非法回收。廢舊鉛酸電池面廣量大,相關部門單打獨斗難有作為,要想有效監管,就要形成合力。同時,要緊盯非法回收處置廢舊鉛酸電池產業鏈的源頭,嚴打非法回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的相關規定,對買賣雙方同時進行處罰,形成高壓震懾,杜絕非法交易。

                  開展深度排查,清查非法貯存。便利度、隱蔽度高,是非法回收者選擇貯存倉庫的首要條件,因此其倉庫多位于電瓶車市場等產生廢舊鉛酸電池較多的地方附近,建議對南明區沙沖南路等電瓶車市場附近開展深度排查,清除群眾身邊的隱患。

                  鼓勵群眾參與,舉報非法運輸。比起其他環節,廢舊鉛酸電池的非法運輸更為隱蔽,建議設立舉報獎勵機制,激發群眾參與此項工作的積極性,發揮公眾監督作用,加快對舉報的響應速度,做到舉報一起查處一起。

                  通過聯合執法,杜絕非法拆解。堅決取締未經環保審批擅自建設的黑作坊,建立長效機制,防止“死灰復燃”。

                  同時,當正規企業面臨運營困境,相關部門應適時提供便利條件,幫助企業構建通暢的回收渠道,確保每個廢舊鉛酸電池都能得到安全、合規的處理。

                綠水青山,大美貴州

                 

                  綠色環保不是一句口號,它需要政府部門的嚴格監管、每個社會成員的積極參與才能實現。大家在生活中如果有發現不符合規范的廢舊鉛酸電池收購和處置的情況,可以通過12369投訴熱線、12369微信舉報平臺等方式進行舉報,希望每個人都能參與到此項工作中來,共同建設更規范的秩序和更良好的環境。

                  編后語:“貴陽廢舊鉛酸電池都去哪兒了”這組稿件完成后,我們的心情是沉甸甸的。文中提到的種種問題,有人們對廢舊鉛酸電池危害認識的問題,更有對相關法律法規的認知和執行問題??磥?,普法教育、增強法制觀念是最重要的。對于目前廢舊鉛酸電池收集、貯存、運輸、處置中的亂象,《固廢法》第五十七條有兩個禁止性規范,即:禁止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或者不按經營許可證規定從事危險廢物收集、貯存、利用處置的經營活動;禁止將危險廢物提供或者委托給無經營許可證的單位從事收集、貯存、利用處置經營活動。只要從源頭依法堵死黑戶黑市交易的路子,規范從收集到處置的市場秩序,嚴厲查處以廢舊鉛酸電池非法牟利行為,目前的亂象就能得到治理。

                (本文轉載至多彩貴州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2019年7月29日 23:15
                ?瀏覽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