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垃圾,

                             只有放錯了地方的資源。

                 

                貴陽的廢舊鉛酸電池都去哪兒了?(二) ——黑作坊亂排廢液,生態環境受威脅

                網站首頁    行業資訊動態    貴陽的廢舊鉛酸電池都去哪兒了?(二) ——黑作坊亂排廢液,生態環境受威脅

                貴陽的廢舊鉛酸電池都去哪兒了?(二)
                ——黑作坊亂排廢液,生態環境受威脅

                2019年07月26日 12:44 來源:多彩貴州網

                  編者按:廢舊鉛酸電池是生活中常見的“動力源”,但也是隱藏在我們身邊的“污染源”,如果隨意丟棄,將造成極難修復的污染,為此,國家鼓勵對其進行回收利用。這本應是一項“陽光燦爛”的事業,卻因為黑市黑戶、黑貯存、黑運輸、黑拆解的泛濫,而演變成了一件躲藏在陰影里的事情。本網記者對此展開了一系列調查,并將刊發連續報道——《貴陽市的廢舊鉛酸電池都去哪兒了?》希望能夠引起社會各界高度重視。

                  多彩貴州網訊(本網記者 倪淑琴 羅近人)“黑市”交易猖獗,非法回收泛濫,危險廢物藏于鬧市……廢舊鉛酸電池的回收過程中亂象叢生。而記者在跟蹤暗訪時發現,非法回收廢舊鉛酸電池的產業鏈遠比想象的要長,倉庫只是其“旅程”中的一站,而“終點”卻是一個它們無論如何也不該抵達的地方……

                  無視規范,運輸車輛五花八門

                  廢舊鉛酸電池屬于危險廢物,只有具備《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企業才能對其開展收集、貯存、運輸、利用等經營活動,具體到運輸方面,則需要做過防腐防滲處理、配備耐酸存儲容器的危險廢物運輸車才能進行轉運,以免發生泄漏造成污染。

                  但在非法回收者這里,國家規范被視若無物,他們對運輸方式的選擇相當“自由”,收購廢舊鉛酸電池時他們騎著電瓶車、三輪車走街串巷,從倉庫往外運的時候則用面包車、小貨車等常見的中小型汽車,只考慮便利,不考慮安全。

                貴陽市觀山湖區北京西路上,非法回收者徒手將廢舊電瓶搬上小貨車

                  在貴陽市觀山湖區北京西路上,記者就曾看見非法回收者徒手將一個個電瓶搬上小貨車,不僅使用不合規的車輛進行非法運輸,還違反了《廢鉛酸蓄電池回收技術規范》中“作業人員應配備耐酸工作服、專用眼鏡、耐酸手套等個人防護裝備”的規定。

                  這些電池會被運到哪里去?知情人士指出,這些電池可能會被賣給具備鉛酸電池處置資質的正規企業。“那些廠門口經常有賣電池的車在排隊的,你去看嘛,只要不是拿危廢車運過來的,就是搞非法回收的。”

                  非法拆解,電池廢液隨意傾倒

                  非法回收的廢舊鉛酸電池,居然會被賣到正規企業去?這是不是意味著,這些電池最終仍然可以得到正規處理?那豈不是好事一件?

                  然而事實并非如此。

                  《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四章、第五十七條明確規定,禁止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或者不按照經營許可證規定從事危險廢物收集、貯存、利用處置的經營活動;禁止將危險廢物提供或者委托給無經營許可證的單位從事收集、貯存、利用、處置經營活動。

                  也就是說,無論是從無資質者手中收購廢舊鉛酸電池,還是把廢舊鉛酸電池出售給無資質者,都屬于非法買賣危險廢物,是違法行為,買賣雙方均將承擔行政、刑事、民事賠償,以及環境修復治理責任。

                  那么“正規企業非法回收廢舊鉛酸電池”這一說法是否屬實?為了驗證這一點,記者前往臺江縣某工業園區進行查證。

                  該園區內有多家資源再生利用公司,當天至少有三家公司正常開工。在各家回收處理廠前,確實有運輸車輛在排隊,但都是正規的危險廢物運輸車,并沒有看到小貨車、面包車等非法回收者常用的運輸車輛。

                  對此,知情人士表示,此類交易通常進行得較早,非法回收者大約凌晨四五點就出發,七八點天剛亮時就交易完畢。“你肯定是去晚了,才沒看到,早上的時候好多的。”

                黑作坊對廢舊鉛酸電池進行暴力拆解

                  “正規企業非法回收廢舊鉛酸電池”一事暫時無法核實,記者又回頭對非法回收者的倉庫和運輸車輛進行跟蹤暗訪,終于追蹤到了他們的去向——非法拆解廢舊鉛酸電池的黑作坊。

                  這些作坊規模小、基本沒有專業設備,拆解方法簡單粗暴,拿一把斧子或砍刀直接把電池外殼砸破,將電池內的廢液直接倒進溝渠。

                  最終,這些含有重金屬以及酸、堿等電解質溶液的電池廢液,就這樣不經任何處理的順著溝渠去到了它們無論如何也不該抵達的地方——滲進土壤,流入溪河。

                  廢液是否會造成污染,他們并不關心,他們關心的只有電池內的鉛板。目前廢舊鉛蓄電池回收價格約為9000元/噸,冶煉出售的鉛錠價格超過18000元/噸,在這樣的利益面前,他們膽敢踐踏一切法律。

                  保護環境,回收市場亟待規范

                  黑作坊那原始的拆解方式,不僅對環境是極大的污染,對人體也有很大的傷害。

                  研究表明,人體長期暴露在鉛含量較高的環境中,會使人體內鉛含量超標甚至造成鉛中毒,損害大腦神經系統,同時對造血功能、腎臟、骨骼等有極大的不良影響。這些黑作坊的老板,是在用工人的生命去換取金錢。

                電池廢液不經任何處理直接排放

                  而廢舊鉛酸電池中含有大量的重金屬以及酸、堿等電解質溶液。其中重金屬主要有汞、鎘、鉛、鎳、鋅等。鎘、汞、鉛是對環境和人體健康有較大危害的物質;鋅、鎳等雖然在一定濃度范圍內是有益物質,但在環境中超過極限也將對人體造成危害;廢酸、廢堿等電解液可能污染土地,使得土地酸化或堿性化。

                  如果說藏在市區的廢舊鉛酸電池倉庫存在巨大安全隱患,是埋在群眾身邊的“定時炸彈”,那么非法拆解廢舊鉛酸電池的黑作坊就是腐蝕貴州秀麗山水大地的“毒瘡”。

                  綠水青山是貴州最亮的“名片”,可這些黑作坊的所作所為,無疑是在往這張名片上抹黑。為了保護貴州的生態環境,更為了貴州百姓的健康安全,希望有關部門盡快開展行動,規范廢舊鉛酸電池回收處理行業,清查非法拆解、冶煉廢舊鉛酸電池的黑作坊,不要讓廢舊鉛酸電池在貴州的名片上腐蝕出污點。

                 

                作者:倪淑琴 羅近人 編輯:羅近人 責編:倪淑琴

                2019年7月29日 23:08
                ?瀏覽量:0